5批,88个,1083亿元,清洁取暖试点的终局在哪?

核心提示:2017年以来,先后共五批、88个城市开展清洁取暖试点示范工作,按照示范期三年的规定,今年,前三批43个城市的试点期都将结束,成绩如何?

2022年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支持项目名单日前公示,共25个城市入围,这是自2017年以来,中央财政支持下公布的第五批试点城市名单。

加上此前的四批试点城市,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城市的总数量增至88个。



▲CHPlaza制表


数千亿元补贴


对这些试点城市的奖补资金来自每年度的大气污染防治资金,奖补标准根据城市规模分档确定,连补三年,最新的奖补标准为省会城市7亿元,一般地级市3亿元,计划单列市参照省会城市标准。

据统计,按照三年示范期足额拨付补贴资金计算,五批试点城市总计需要拨付补贴资金1083亿元。

但实际上,要全额拿到奖补资金并不容易,例如在2019年度的资金分配中,中央财政就对预算执行率较低的省份资金进行了适当扣减。多个试点城市普遍获得8折的补贴资金,扣减达2成。

除了中央补贴,地方补贴的力度更大,据《中国散煤综合治理研究报告2021》数据,2017到2019年,针对前三批试点工作的开展,中央财政资金合计下达351.2亿元,地方补贴资金约777.0亿元,中央与地方共投入约1128.2亿元,地方投入是中央投入的两倍多,中央投入资金小于计划补贴额。

粗略估算,完成五批试点城市的三年清洁取暖推进工作,中央和地方累计投入补贴资金将达3000亿元。


试点城市的成绩

2017年以来,先后共五批、88个城市开展清洁取暖试点示范工作,按照示范期三年的规定,今年,前三批43个城市的试点期都将结束,成绩如何?

据《中国散煤综合治理研究报告2021》统计数据,截至2021年4月,前三批43个试点城市合计完成清洁取暖改造面积39.10亿平方米、改造户数3526万户。其中,城区完成清洁取暖改造9.58亿平方米、869万户,城乡结合部、所辖县及农村地区完成清洁取暖改造29.51亿平方米、2657万户。




第二批试点城市PM2.5浓度下降情况


从每批试点的完成情况来看,第一批12个试点城市到2020年4月已结束试点期。3年内共完成清洁取暖改造15.46亿平方米、1324万户。第二批23个试点城市到2021年4月结束试点期,23个试点城市完成清洁取暖改造20.91亿平方米、1953万户。第三批8个试点城市将于2022年结束试点期。


难点和重点:农村地区


清洁取暖的重点在农村,难点也在农村。试点城市的清洁取暖推广难也主要体现在农村。

目前农村地区分散取暖采用的清洁取暖方式主要有燃气壁挂炉、空气源热泵、直热式电暖器、蓄热式电暖器等,不具备清洁取暖条件的偏远地区农村则选择清洁炉具取暖。

但各种取暖技术没有完美的,均有其优缺点。

燃气壁挂炉可同时满足取暖和炊事用能需求,但使用成本高。空气源热泵可同时满足供冷/热需求,使用成本低但初装成本高。直/蓄热式电暖器初装成本低、但运行成本高。

解决农村清洁取暖问题,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一个“钱”字上。

改造成本是政府选择技术路径的主要因素,而运行成本是用户考虑是否持续使用的主要因素。改造成本一般由政府大比例给予补贴覆盖,而运行成本则需要由用户承担,特别是在三年期过后,地方政府对运行成本的补贴开始下降甚至取消,用户难以为继,自然出现返煤现象。

某农户家取暖面积100平方米,一台12kW蓄热式电锅炉购置费用农户承担945元,政府补贴5355元。一个供暖季共花费电费约6000元,政府补贴1200元(0.12元/kW•h,共10000kW•h),补贴后实际支出约4800元。该用户表示,“孩子平时不在家,舍不得用,只敢在晚上开,一天50多块钱的电费,钱花的多不说,屋子还不热乎。以前烧煤不到3吨,一个采暖季花费2000元左右,便宜、暖和还能做饭。现在虽然干净了,但是真用不起。如果实在冷的受不了,还得用煤炉取暖。”



清洁取暖各类技术成本比较

某地的一项调研结果显示,约16%的农村富裕家庭(可承受的取暖费用支出为3000~5000元)对清洁取暖持欢迎态度,普遍表示“煤改气”“煤改电”干净、方便,即使取消补贴也不会再烧煤;约47%的农村中等家庭(可承受的取暖费用支出为2000~3000元)对清洁取暖持支持态度,普遍表示取消补贴后会继续使用清洁取暖,但会同时使用其他能源辅助取暖;约37%的农村贫困家庭(可承受的取暖费用支出为1000~2000元)对清洁取暖持否定态度,普遍表示即使有补贴也不会用。

后补贴时代,走向何方?

目前,前两批试点城市的补贴期已经结束,进入了后补贴时代。

后补贴时代的第一个大命题是,在中央财政退出,地方财政快速退坡的情况下,如何确保清洁取暖的可持续?

显然,农户自行承担运行成本的能力直接决定了清洁取暖的可持续性。

但现实是,清洁取暖的运行成本普遍高于过去传统煤炉取暖的成本,其中空气源热泵运行成本是散煤取暖的2倍左右;燃气壁挂炉运行成本是散煤取暖的2~3倍左右;直/蓄式电暖器运行成本是散煤取暖的3~5倍左右。

根据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此前的一份调研结果显示,86%的农村居民期望的取暖成本在2500元以下,超70%的农村居民期望的取暖成本在2000元以下。

地方政府为了避免此前的努力功亏一篑,在运行补贴的政策取舍上普遍都较为审慎,采用缓步退坡的方案,虽有一定成效,但难以全面解决根本问题。

有关部门2018-2019 年秋冬季实地督察数据显示,北方地区按村统计平均复燃率就达到14%,某市更是高达36%。一项专门针对清洁取暖返煤的分析显示,当前潜在返煤用户超过500万户,如各地运行补贴逐步退坡,这一数据或将达到800万户之多。

而不少地区从行政命令上禁止返煤,烧煤就抓,只是治表不治里。

后补贴时代的第二个大命题则要聚焦到运维和服务上。

清洁取暖设备在经过了数年的运行期后,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何做好设备的运维服务,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更直接关系到前期的补贴资金的使用价值。

但数据显示,由于缺乏有效手段,农村地区约1000万农户清洁取暖设备面临售后维护维修的问题,几年之前花费政府资金购置的取暖设备,正在面临沦为废品的风险。

究其原因,一是在采购阶段,低价中标、打关系走后门等现象频发,设备和服务质量难以保障,二是农村地区取暖设施过于分散,运维难度大,成本高。

2017年始,一场浩浩荡荡的清洁取暖运动开始在北方地区推进,彼时,政府推动清洁取暖的一大动力,事实上在于要解决日益严峻的雾霾危机。

今天,这场运动仍在继续,并已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看得见和看不见的问题,也很多。

在第五批试点城市确定后,是否还将有第六批、第七批试点?

一个关键的现实问题是,三年试点期难以一劳永逸,北方地区清洁取暖运动的终局到底在哪里?这似乎还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相关报道
上海电气
电力月刊152期
电力行业储能技术与应用研讨2021年会
风能发电技术与应用研讨2020年会


扫描关注“电力科技”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