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集团董事长邹磊:大力促进煤电清洁高效低碳发展

核心提示: 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力争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的内在要求,也是推动实现经济社会高...

        加快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现代能源体系是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力争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的内在要求,也是推动实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撑。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煤电是我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主要方式,大力推动煤电清洁高效低碳发展是构建现代能源体系、保障能源安全、实现“双碳”目标的必然途径。

        (来源:微信公众号“电联新媒”  作者:邹磊)

        推进煤电清洁高效低碳发展的政策措施及意义

        “双碳”目标下煤电发展相关政策措施。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能源安全和煤电行业高质量发展问题。2021年9月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见》指出,统筹煤电发展和保供调峰,严控煤电装机规模,加快现役煤电机组节能升级和灵活性改造。2021年10月出台的《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指出,严格控制新增煤电项目,新建机组煤耗标准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有序淘汰煤电落后产能,加快现役机组节能升级和灵活性改造,积极推进供热改造,推动煤电向基础保障性和系统调节性电源并重转型。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立足资源禀赋,坚持先立后破、通盘谋划,推进能源低碳转型;加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有序减量替代,推动煤电节能降碳改造、灵活性改造、供热改造。2022年3月底,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印发的《“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提出,要增强能源供应链稳定性和安全性,加强煤炭安全托底保障,发挥存量煤电机组的应急调峰作用,继续合理新建支撑性、调节性先进煤电,以保证系统安全运行的合理裕度。综观以上文件,国家政策对煤电的发展经历了由“严控增长”到“有序减量替代”,再到“继续合理新建”的演变过程。显然,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煤电在能源托底保供、助力清洁能源发展、推进实现“双碳”目标等方面,将继续发挥积极的作用。

        煤电清洁高效低碳发展的意义。一方面,煤电是实现能源安全稳定的重要保障。截至2021年底,我国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23.8亿千瓦,全年发电量8.11万亿千瓦时。其中,煤电装机容量11.1亿千瓦,占总发电装机容量的比重为46.7%,其发电量占总发电量比重为60%,即装机不足50%的煤电承担着全国2/3的发电任务。在“运动式”减碳和“妖魔化”煤电被纠偏之后,我国煤电在现代电力系统中的重要地位不证自明。未来较长的一段时期内,煤电仍将承担保障我国能源电力安全的重要作用,是我国能源安全稳定的压舱石和稳定器。另一方面,煤电对大力发展清洁电力具有重要的支撑性、调节性作用。清洁电力是实现“双碳”目标、推动我国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重要力量,但水电的“丰余枯缺”、风电的“反调峰”能力、太阳能受昼夜变化及阴雨天气影响等不稳定特征,无法独立保障我国的能源安全和稳定需要。煤电不受自然条件影响,具备承担灵活调节电源功能的优势,能够满足深度调峰需求,在电力波动时是当之无愧的调峰主力。因此,应当立足我国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实现煤电和清洁电力优化组合,推动煤电向基础保障性和系统调节性电源并重转型。

        我国煤电机组发展历程及现状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煤电装机规模大幅增长,在有效支撑全社会安全稳定用电的同时,也极大促进了煤电技术进步和清洁高效发展。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三大动力”引进亚临界发电技术,再到本世纪初引进超临界和超超临界发电技术,使我国迅速跟上世界先进煤电技术发展步伐。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电力行业加快推进超超临界二次再热等先进煤电机组的自主研发和示范应用,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实现了我国煤电技术从跟跑、并跑到领跑的跨越式发展,建成了世界上单机容量最大、技术最先进、效率最高、煤耗最低、超低排放的煤电机组,形成了全球最大的清洁高效煤电供应体系。国内自主创新的高效超超临界一次再热机组技术参数为:主蒸汽及再热蒸汽温度600/620摄氏度,压力32兆帕,设计供电煤耗271 克/千瓦时。中国大唐的东营项目,高效超超临界二次再热机组技术参数为:主蒸汽及两级再热蒸汽温度600/620/620摄氏度,压力32兆帕,设计供电煤耗258.72克/千瓦时,该技术为世界首创,其核心技术和关键原材料完全实现国产化。2021年,我国煤电装机规模11.1亿千瓦,其中超临界(共535台)和超超临界机组(共332台,其中常规600摄氏度超超临界机组184台,620摄氏度一次再热超超临界机组126台、二次再热超超临界机组22台)超过50%(尚有亚临界机组1142台);全国煤电机组平均供电煤耗302.5克/千瓦时,比2005年(370克/千瓦时)下降了18.2%,有效缓解了电力行业碳排放总量的增长。

        作为中央直接管理的能源电力企业,中国大唐目前发电总装机容量16398万千瓦,占全国总装机容量的6.9%。其中,煤电机组9991万千瓦,占集团总装机的60.93%,占全国煤电总装机的9.2%。近年来,大唐集团坚决贯彻能源安全新战略,统筹电力保供和节能减污降碳,主动淘汰落后产能,加快存量机组升级改造,同时建成了一批以山东东营电厂为代表的清洁高效先进煤电项目。2021年,集团平均供电煤耗296.7克/千瓦时,比2005年(360.9克/千瓦时)下降了64.2克/千瓦时,单位发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量仅相当于2005年的1.4%、3.3%和0.7%。2020年底投产的山东东营2台百万千瓦超超临界二次再热煤电机组,在世界上首次采用我国自主研发设计制造的单轴“六缸六排汽”二次再热技术和近40项集成创新技术,设备国产化率达98%以上。机组设计供电煤耗258.72克/千瓦时。投产后,供电煤耗257.8克/千瓦时,优于设计值0.92克/千瓦时;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排放浓度分别为22.82毫克/立方米、30.28毫克/立方米、1.58毫克/立方米,仅为国家超低排放标准的65.2%、60.56%、15.8%。

        煤电清洁高效低碳发展的思考与建议

         当前,我国步入构建现代能源体系的新阶段,出力波动性较强的新能源在电力系统中占比持续提高,绿色低碳转型中电力供应区域性、时段性紧张风险仍然存在,煤电在支撑电力系统安全稳定运行、服务可再生能源大规模发展、助力实现“双碳”目标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是在2021年能源保供期间,煤电以47%的装机贡献了66%的发电量、支撑了75%的高峰负荷,充分彰显了其基础性、兜底性地位。但我国目前尚有亚临界及以下参数煤电机组近5亿千瓦,平均供电煤耗在330克/千瓦时左右。以中国大唐为例,亚临界机组占煤电总装机容量的41%,30万千瓦及以下等级机组占煤电总装机容量的44.98%。实现“双碳”目标,既是对煤电行业的巨大挑战,更是煤电加快转型、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难得机遇。为此,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依托先进煤电技术促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目前,全国在役的近5亿千瓦亚临界及以下参数煤电机组,多数运行时间已接近或超过30年,具备淘汰或更新条件。建议合理新建清洁高效先进煤电,有序推进老旧机组替代,更好地发挥煤电基础保障和灵活调节作用。

        二是积极构建煤电可持续发展模式。在完善煤炭市场价格形成机制和煤、电价格疏导机制的基础上,积极推进煤炭与发电产业协同发展、煤炭与新能源优化组合。建议加快释放煤炭先进产能,重点解决煤电装机占比高的大型发电企业发电用煤问题;充分发挥煤电基础调节和送出通道优势,为煤电企业配置一定的新能源资源,促进“风光火储”一体化发展。

        中国大唐将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统筹推进存量煤电机组“三改”和先进煤电项目建设,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坚定扛好能源、电力保供责任,为确保能源安全、推进能源革命、建设能源强国作出更大贡献。
相关报道
上海电气
电力月刊152期
电力行业储能技术与应用研讨2021年会
风能发电技术与应用研讨2020年会


扫描关注“电力科技”公众号